福岡琥珀館:大叔與歐吉桑的漫畫天堂

在福岡櫛田神社旁的商店街,看到「琥珀館」的招牌;進入老咖啡館,好幾個歐巴桑服務著歐吉桑客人,這些服務人員看起來年紀都在六十歲以上,經驗老練動作迅速,我講英文也都可以溝通。

來福岡前,稍微知道了「博多」不等於「福岡」的傳統;除了博多拉麵之外,博多還出美人,這些有自信的歐巴桑,讓我幻想一下年輕時候的樣貌。

Read more about 福岡琥珀館:大叔與歐吉桑的漫畫天堂

やかた小酒館,與灣生相遇

會來到這個名字就叫「館」(やかた)的小酒館,是因為誤入了低調的「富美」日本料理店;料理店老闆說,這兩位老闆年紀加起來超過一百五十歲,介紹我來這裡看看。

進門後,果然一位八十四歲的光頭老先生和他的太太,兩人的身手實在比年輕人靈活得多。談到我來自台灣,老先生突然話多了起來;原來,他是台南出生的「灣生」,那時我很高興以為我們兩人可以用台語溝通,沒想到他當時沒有學,但他說兒時的確有不少台灣玩伴。

Read more about やかた小酒館,與灣生相遇

夏目漱石常來買書的舒文堂河島書店

來日本那麼多天,只看到新潮、連鎖、車站邊的書店,還沒有逛到古本書店,在門口就讓人驚豔,日本的古書店通常分為骨董書與二手書,在門口看到品項不錯的二手書,價格又很便宜,想說整家書店應該是二手書吧?

Read more about 夏目漱石常來買書的舒文堂河島書店

軍艦島,現代化的悲歌

現代化與大量人工,在現在我們頭腦裡好像連結不起來;但是,從工業革命之後,所有生產過程被分解,講求大量生產之後,每一個人都被當成螺絲釘。

Read more about 軍艦島,現代化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