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曾經是收視冠軍的那個電視台,讓作家們非常不爽

曾經是收視冠軍的那個電視台,讓作家們非常不爽

去年12月30日,著有《鴨川荷爾摩》《鹿男》《豐臣公主》等小說、四次直木賞入圍的作家萬城目學,在twitter上發表了幾篇留言。雖然就要過年了,但看得出來萬城目先生一點都沒有過年將至的歡樂氣氛,這幾篇留言反而充滿了晦氣、怨氣、與怒氣。

「其實兩年前,參加了某部電影的製作,我負責的不是改編原作,而是為了這部電影全新創作的劇本工作。為了準備這份工作,去年我特地去上了劇本學校,學習怎麼寫劇本。到了今年終於把劇本給寫完了,但是,這份劇本卻完全不被採用。」

以一位作品總銷量超過一百萬本,作品被翻拍成日劇、電影與舞台劇的作家而言,願意降尊紆貴地幫一部電影撰寫劇本,怎麼看都是對電影的加分而非扣分。

漫畫家尾田榮一郎為自己的漫畫《ONE PIECE 航海王》,親自擔任總製作人所製作的三部電影版,包辦了系列作史上最高票房的前三名,可見生為角色父親的原作者,才是能夠將角色魅力發揮到最大的人。而且萬城目學還為此投資了大量的時間,學習自己陌生的編劇理論,這種不假外人、親力親為的努力,卻在製作單位的一句否決聲中,化為泡影。

是因為大作家的初次編劇成果太過青澀嗎?從萬城目學的抱怨中意外地發現,製作方從來沒跟萬城目先生透露過正式不採納的理由,即便其中經歷過了幾次與導演和監製間的討論,對方既沒指出自己劇本中的缺點,也沒提供修改劇本的方向,最終連自己劇本為什麼不夠格錄用的原因也不知道。

「第一版劇本就被否定,這是因為我功力淺薄」。說到底,萬城目學仍然先從檢討自己的能力開始,寫劇本與寫小說原本就是很不一樣的創作方式,也沒人覺得好的小說家就能寫出導演們喜歡的劇本,也許回到自己熟悉的領域「花個半年再把劇本改寫成小說來試試看吧」,就能把這兩年來構思的故事、角色與劇情懸念,好好地在書頁上發揮,讓自己的創意透過小說使更多讀者看到。

但雖然製作方沒有採用萬城目學的劇本,電影的製作卻仍然在進行中,而等到萬城目學自己看到了這部新電影的預告時,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不知為何,劇本中的要素被殘留在這部電影裡了,為了劇本而寫下的重要台詞,被電影拿來當作哏來使用。這樣當電影上映之後,就算我把劇本改寫成小說,讀者也會對小說裡的情節設計報以『啊啊,這是抄那部電影的吧』的心情,反而覺得是山寨的結果吧,這種狀況下,連小說都寫不成了。」

原本就萬城目學的認知,這部電影應當已經與他的劇本一點關係都沒有,但事實是他這兩年構思的靈感,卻在劇本被退回後,仍然被作為電影裡的素材而使用著。

在沒有通知原作者的狀況下,這些寶貴的靈感被悄悄地使用了,而且電影已經製作完成,準備上映了,在這段過程中,萬城目學仍然努力地想把自己被無情退回的故事靈感,發揮成一部日後會被廣大讀者嘲笑的山寨小說,這對仍然為了劇本事件而耿耿於為自己的寫作能力的萬城目來說,無疑地是一種雙重打擊。

他並不需要電影片商大動作地發表道歉,或是讓電影社長親自謝罪,這些都對這宗抄襲事件毫無幫助。對完全捨棄了上班族生涯,毫無退路地專心從事作家工作的萬城目學來說,這代表了既沒有掛著「萬城目學編劇」的電影、預計發表的小說也整本沒有銷售價值、還可能讓他背負抄襲的醜名、而他已經浪費了整整兩年的時間。他對此感到萬分懊悔,而除了淚往肚內吞之外別無他法,「我每天都(對當時的決定)重複感受著懊悔。」

萬城目先生並沒有直言這次的合作對象是誰,但要猜出對象是誰,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萬城目在去年底看到了這部電影的預告,代表這部電影不出多久就會上映⋯⋯而就有一部光名稱聽起來就非常萬城目學的電影,就在一月份於日本上映:《本能寺大飯店》

公司倒閉的繭子(綾瀨遙飾演)被男友求婚,而預計出席未來準公婆金婚儀式的繭子,來到了夫家的故鄉京都,但是因為陰錯陽差住進了小巷裡的「本能寺大飯店」,坐上電梯的她赫然發現,她回到了戰國時代,眼前就是那位戰國大諸侯織田信長,而時間正是信長遭遇人生最大劫難的前一天⋯⋯。

京都、歷史、甚至綾瀨遙與堤真一的組合(兩人曾經主演由萬城目學小說改編的《豐臣公主》),都給人濃濃的萬城目學印象。

讓他聞名文壇的「關西三部曲」就有兩部發生在京都區域,而將歷史題材與現代社會兩種看似違和的事物,如同魔術方塊般巧妙地組合在一起,經過主人公們奇想天開的行動,最終完成了絢麗的結局,這正是萬城目學一路以來的文學風格。反過來說,像是《本能寺大飯店》這樣一看就是以歷史結合娛樂的作品,如果不是出自萬城目學,還真是令人驚訝呢。

發生這樣令大作家十分不滿的事件,很可惜地,對於製作電影的富士電視台來說,並不是第一次。

因為日劇《半澤直樹》而聲名大噪的作家池井戶潤,在2015年由富士電視台改編了他的小說《歡迎來我家》(ようこそ、わが家へ)。卻發現日劇中的主角,由小說裡的父親被改為了兒子,並且安插了眾多的原創角色,而因為主角身分的改變,兒子(由相葉雅紀飾演)的性格也被改為初期懦弱怕事、而後期慢慢變得堅強,讓大部分劇情變成了兒子的性格成長史。據悉這讓池井戶潤先生非常地不滿,甚至說出了「絕對不讓富士電視台再改編我的作品!」的氣話。

而不只如此,漫畫家佐藤秀峰的名作《海猿》,也同樣地被富士台給糟蹋了⋯⋯在原作者沒有被告知,也沒有簽訂契約的狀態下,富士電視台竟然發售了《海猿》的相關書籍。

《海猿》可說是電視台製作的電影系列中,最為成功的作品之一,總共拍攝了四部電影版與一部影集版,總票房超過了一百億日圓,也讓飾演主角的伊藤英明塑造了肌肉壯男的新銀幕形象。原本這樣的海上救援題材,是可以拍個十來八集賺個缽滿盆滿的,卻因為富士電視台的獨斷決定,讓原作者佐藤秀峰烙下狠話:「我無法再與這樣沒有信用的公司合作」、「切斷與富士電視台的任何合作關係」。(3年後,2015年佐藤先生公開表示,已與富士電視台達成和解,但未來是否會繼續製作《海猿》,目前尚未決定。)

富士電視台曾經是傲視日本電視圈的收視之王,從一手打造戀愛月九劇(周一晚九點時段)風潮、長年的周六晚黃金綜藝檔收視率冠軍、到坐擁國民偶像SMAP的招牌綜藝節目《SMAP x SMAP》,富士台贏得了面子與裡子。

但這樣的好景看來已經遠去,月九劇的低收視率,已經讓這個自80年代以來的長壽戲劇時段,面臨改弦易轍的可能;幾個原本凌駕其他電視台的收視冠軍時段,現在也都不敵其他台的創意優勢;而電視節目以外的廣告收入、電影票房等周邊收入,也大幅衰退。為什麼昔日的霸主,會淪落至此?萬城目學、池井戶潤與佐藤秀峰這些大作家們,心中可能已經有了答案。

記者中川一德所寫的《富士電視台 凋落的內幕》(フジテレビ 凋落の全内幕)裡,訪問了資深的電視人五味一男,他身為長年的日本電視台製作,與「強敵」富士電視台在收視率上競爭了數十年,他的看法格外令人玩味。

「製作節目有兩種方向,一則是站在『觀眾的立場』來製作,一則是『為了觀眾』來製作。這兩種方向製作出來的節目,有著天差地遠的差異。」

「這兩種立場簡單地說,也就是『大眾潛在需求的代言者』以及『站在時代前端的意見領袖』的差別,而這兩種立場沒有優劣對錯。 」

「我認為富士電視台,製作節目的心態,比較像是『為了觀眾』而製作。」

最特立獨行的富士電視台,什麼時候已經變成年輕人口中最「懶得看」的電視臺了呢?從萬城目學的事件裡,我們看到了製作方的粗暴、怠惰與草率。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