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 Café

跟日本喝杯咖啡。

野澤溫泉外湯巡禮:居民與訪客的社交場所

野澤溫泉外湯巡禮:居民與訪客的社交場所

野澤溫泉村位在日本長野縣飯山市近郊,在西元737年的時候與同樣在長野縣的渋温泉、湯田中温泉同樣列名於日本最老的地圖——「行基圖」中。在江戶時代這裡就已經有42間溫泉旅店(湯治宿),一直到昭和年間才改名叫做「野沢温泉村」。

冬天來到野澤溫泉村,大概就是兩件事可以做:白天滑雪,其他時間泡湯。

這裡的泡湯跟印象中其他的泡湯不太一樣。這裡從江戶時代開始,就有所謂的「湯仲間(泡湯好朋友)」的制度,透過「湯仲間」管理、經營、整理這裡的13間的公共浴室。這些公共浴室稱為「外湯」,使用的是100%天然溫泉,由於沒有經過冷水調節過,所以水溫會因為地熱的關係而有所高低不同。

想要泡這些外湯,只要在門口的「賽錢箱」(功德箱)按照個人的能力,投入每個人認為合理的金額就可以,畢竟這些外湯最主要的目的,也是要讓住在野澤溫泉村的住民以及來訪的客人們,能夠在溫泉池裡,輕鬆的泡湯、慢慢的聊天,從某個角度,這裡也算是野澤溫泉村的社交場所。

這裡的13間外湯中,以位在溫泉街正中心的「大湯」是主要的代表作,這裡供奉著藥師三尊,整棟湯屋以基礎砌石,整體木造,中央挑高的和式建築風格取勝,其他如最大的木造建築中尾之湯以及整棟石造的十王堂之湯,則是透露著淡淡的昭和風情。

其他的像是松葉之湯,不論從的地板用的不規則形狀的青花石地板(可以感覺這是用拼湊出來的),或是牆上掛的各式各樣從昭和甚至更早的時期所流傳下來的溫泉性質表,都可以感受到這裡濃濃的樸質味道。

在這裡的生活,大概就是一早起來,找一、兩間外湯,沿路可以看到早起的人們,正在鏟除門口的積雪,但是他們還是會很熱情的跟你打招呼問好,走進湯屋,把鞋子放在下一層的鞋櫃,把衣服脫下放在上層的置物櫃內,你會發現湯屋裡沒有洗髮精、也沒有沐浴乳,是的,都沒有,你就只要帶一條毛巾,拿個小面盆,舀一盆水。這時候,記得要試一下水溫,如果水溫過高,四周都有冷水的水龍頭,可以加些冷水調節一下溫度。

如果水溫合宜,可以學著當地人的方式,直接坐在池邊用溫泉全身沖洗一遍,就可以入池了。大部分的外湯都只有一個池子,但是像是大湯以及中尾之湯則是有兩個池子,分成了「ぬるい湯」(暖湯)以及「あつい湯」(熱湯),雖然叫做「暖湯」但是溫度還是有大約40度左右。大約泡個三分鐘,就差不多整個皮膚都紅透了。

一般來說,白天的外湯,大約06:00~07:30都是本地人來泡,所以如果喜歡偷聽大叔們聊天,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時段。

記得有一次聽到這樣的對話:「下個月我們去青森的酸ヶ湯。」「那裡有什麼特別?」「有混浴啊!而且聽說很大。」「該不會都是些熟女吧?」「有什麼關係,就去見見世面啊!」看來,走到哪裡男人都是一樣的啊。

這些本地大叔泡湯,都會自備盥洗用品,提著一個小提籃,裡頭裝了洗髮精、沐浴乳、牙膏、牙刷、刮鬍刀,先泡暖了身子,就起來盥洗一番之後,再泡個湯,就可以上班了(好幾位都在滑雪場有碰到)。

晚上的湯屋,就顯得很有國際觀了。18:00~19:30的時段,大都是滑雪客聚集的時段,這時候的對話也非常有趣。

有一次,剛好水溫變得非常的燙,一進門就看到一個日本人很苦惱地在暖湯那邊開了自來水,還是沒辦法降溫,於是我們拿了掛在牆上降溫用的板子,攪動溫泉,希望能快點降溫。

沒多久三個日本年輕人走了進來,三個人看我們兩個沒有人進到浴池裡,就問說:「水太熱嗎?」我們不約而同地點點頭,他們當中就開始起鬨一個同行的年輕人:「你最勇敢,你下去吧。」就看那個年輕人,嘻嘻鬧鬧的拿起水盆往身上淋了下去⋯⋯「哇~~」就看他跟個猴子一樣在池邊跳啊跳,折騰了半天,他還是勇敢的下水,然後他說:「沒事,雖然剛開始會有點刺刺的,但是泡下去真得很爽啊!」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幾個也半信半疑的泡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好像還真的比之前好很多。就在這時候,一個澳洲白人走了進來,老澳看暖池裡已經擠了我們五個,就想去熱池泡,腳才一伸進去,「Oh~My God!」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那老澳笑嘻嘻地走過來,跟大夥擠在暖池裡,自我解嘲的說,之前在那裡泡五分鐘都沒事的。這時候三個年輕人中,一個人就對那個先下池的同伴說:「你快去,一定要超過五分鐘。」那個同伴立刻說:「好喔,那我就成了日本代表,日本對澳洲的戰爭。」

這就是野澤溫泉湯的日常,泡完溫泉之後,一定要去居酒屋,喝個長野的清酒,吃碗野澤菜拉麵,這一天的行程似乎才算是完整。

在野澤溫泉的這幾天,深刻地體會到一件事情,地方的美好,不在於刻意營造的項目,或許一棟美麗的建築或是一個歡樂的遊園地,都能有招攬旅客的效果,但是真正的美麗,應該就是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抬頭挺胸過著屬於在地的生活,這樣的觀光、這樣的環境才是讓人想要親近的地方。

野沢温泉村

長野県下高井郡野沢温泉村

作者

Joel Fukuzawa
原本就是一個喜歡四處流浪的靈魂,不安定的走過世界各地,才發現淡淡的生活,淡淡的談,也是一種幸福。

寫留言

*
*
*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