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接近千利休理想之處:高桐院茶室「松向軒」

史蹟豐富的高桐院,庭院設計優雅,綠意盎然,是個極富特色的茶道聖地,因為此地是利休七哲之一細川忠興的菩提寺。

忠興是位愛好茶道的才子,著有《細川三齋茶書》。當千利休觸怒豐臣秀吉時,曾請細川忠興代為説項,但是未獲成功,不久秀吉派人將利休流放埤市,膽敢赴碼頭送行的,也只有細川忠興與古田織部而已。

和織部一樣,細川忠興也是驍勇善戰的武將,又有政治敏感度,在本能寺事變與關原之戰中皆獲戰功。高桐院庭園內細川家族之墓排成兩列,細川忠興伴著夫人迦羅奢即葬在小徑前端,一座缺角的石燈籠如墓碑般地豎立其中。

千利休的缺角石燈籠在高桐院是最受矚目的物件,據說利休生前甚為鍾愛這座鎌倉時代的石燈籠,讚其比例完美,形態澶然,評為天下第一。

豐臣秀吉亦聽聞這座石燈籠之絶色,有意強索。但是千利休不捨奉送,故意將燈罩處打缺一角,以損壞殘缺為由,予以婉拒。據說這座石燈籠在缺了一角後,更受到千利休的喜愛,因為石燈籠具備缺陷美,比起太過完美的珍品,更能符合侘寂之美。

缺角石燈籠,原為千利休生前鍾愛之物。

千利休臨終時將收藏的珍品分送弟子,細川忠興獲贈這座石燈籠,對其更是珍愛有加,每天都對它摩挲,頂禮膜拜。即使下鄉到丹後的城堡,也命人扛去,幾乎形影不離。細川忠興去世前特別交代指定作為墓塔,這就是石燈籠座落高桐院的原因。

細川忠興夫人迦羅奢是日本古代三大美女之一,她是武將明智光秀的女兒明智玉,受織田信長安排嫁給細川忠興。明智玉後來改信天主教,受洗名為迦羅奢,據說忠興非常鍾愛夫人,極盡保護而不餘遺力。

但是不久明智光秀在本能寺謀反,被豐臣秀吉擊敗。豐臣秀吉病歿,在與德川家康的關原之戰,石田三城擬挾持幾位武將的妻子當人質,細川忠興不捨夫人被當作人質,於是派家臣殺死迦羅奢,當她死時才三十八歲。悲劇美女迦羅奢因有感於造化弄人,留下令人感傷的辭世詞:「知道花必然要散去,就明白世間人如花般終亦散。」

高桐院是大德寺中有名的賞楓勝地,方丈前庭即相當著名的「楓之庭」,整片平整的青苔綠地,庭中擺上一座石燈籠,苔地後即整片的楓林與竹林。初夏時分綠意濃密,但是氣氛之深邃,懾人心魄。寂靜清幽的意境在時間的長河自行蔓生,這就是日本人所喜歡的幽寂,日本特有的美意識。

在庭園裡沒有其他石組,也無池泉迴遊庭園,真是極其簡約,境界又高的佈景。在此我們坐下來喝茶,享受午後靜謐的美好。

面朝庭園右方,是裏千家円能齋所喜好、八疊大的「鳯來」茶室,床之間掛有寫著「一鳥啼山更幽」的掛軸,象形圖繪的鳥字,增添了人們對於鳥鳴的無限幻想。

鳳來茶室的床之間,掛軸寫著「一鳥啼山更幽」。

本堂西側有「意北軒」書院,據傳一六○二年時由千利休聚樂第茵屋町宅邸遷移過來。床之間上掛軸寫著「關」字,為大燈國師手筆。意北軒的落地拉門正對著庭院,是典型的書院。壁上經歷歲月的襖繪已然斑駁,不復當年光采,出自狩野永真手筆。

意北軒書院,由千利休聚樂第宅邸遷移而來。

書院旁的獨立茶室「松向軒」,由細川忠興所造,一六二八年遷建於此。

忠興可説是千利休最忠實的繼承者,這茶室完全遵循千利休所主張的二疊台目面積,沿著茶庭飛石來到躪口,必須頜首跪瓷才能進入。室內有地爐、床之間、袖壁及二重棚,中柱為略彎的原木,有平天井及化粧屋根裏的斜天井。旁有水屋等標準茶室的規格,風格簡樸雅緻,非常接近千利休的理想茶室。

較特殊的是,內壁貼著藍色壁紙,明亮清爽,令人耳目一新,迥異於千利休一貫陰翳的風格。難得在此可參觀水屋,即供茶事準備及烹煮之處。鋪著竹桿編成的濾水架稱為「簣子」,與地板同高,其上有兩片置物層板,右側有一圓爐。

庭院裡植栽豐富,蒼松鬱鬱,陽光從樹葉間穿透而下,光線隨風搖曳,隨時間而變化。此地並未設雅石,僅看到石燈籠、蹲踞、手洗、飛石等石雕,這是一座以植栽為主的庭園。從穿過大門開始,參道石板小路兩旁就是整片的楓樹與竹林,扶疏綠影,翠綠清爽,令人宛如置身幻想的秘境。前行的步道一再地蜿蜒曲折,一個轉彎之後,隨即出現截然不同的風景,變化深邃無限。

方丈前庭的石燈籠立於青苔綠地,顯得寂靜幽邃。

大德寺高桐院

地址:京都市北區紫野大德寺町73-1
交通:京都巴士 12、101、102、204、205、206「大德寺前」
門票:成人400日圓,茶資400日圓。

《京都:茶室名庭巡禮》


縱橫千年京都的茶道歷史脈絡
遍覽43座歷史茶室與35座優美名庭
探尋日本侘寂陰翳美學的源頭

出版:暖暖書屋
作者:鄭亞拿
詳細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城

Post Author: 編輯部

編輯部
與大家一同認識日本社會、趨勢、現象、文化的Nippon Café編輯部。來稿請寄 [email protect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