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地市場搬家為何變成一場進退兩難的地獄決定?

「原定11月7號築地市場要移轉到豊洲新市場的這件事,決定延期。」

號稱「日本的廚房」、「東京的廚房」的築地市場,自開業至今已達81年,為了老舊、髒亂與腹地狹小等理由,東京都政府決定將其搬遷至不到十公里外的「豊洲市場」。

每天有600多家相關業者在築地市場進行販賣與交易,加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遊客,要搬遷這個世界聞名的水產市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就在各方達成共識,預計在今年11月7號完成移轉時,剛因為前任東京都知事(市長)因政治經費不當使用醜聞下台,而補選上任的新知事小池百合子,卻在上個月31號,宣布延期移轉日,而且延期到什麼時候也沒確定,這導致市府與市場廠商們各執立場,雙方砲火隆隆形成對立,也讓這座80年老市場的命運更加撲朔迷離。

在小池知事投下延期這顆震撼彈過後兩個多小時,現今築地市場協會會長伊藤裕康——或許另一個稱號比較響亮:「築地老大」——立刻召開了記者會。這位築地老大氣瘋了頭,宛如小池知事就坐在台下一般,他用辭嚴厲地破口大罵。

「為了要搬遷,我們負擔了大量成本,也是說著『沒辦法了,大家一起努力吧』這樣進行到現在了。然後現在突然說『我不管了,我要改變方針』,到底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不要開玩笑了!」

為了搬到新地點,水產業者們卯起來投資的金額高得嚇人,光是兩棟巨型冷藏庫就超過了120億日圓,加上30億日圓網路設備與冷凍裝置50億圓,這還沒有計算進行搬遷時需要多負擔的人事與交通費用。

如此巨大的搬遷成本,延期一天所造成的損失都是難以想像的金額。上周三中午,代表市場內運輸水產廠商的「東京魚市場卸協同組合」也召開了記者會,表達了不只是大老生氣,連小業者也負擔不了延期成本的悲憤。

「我們聽到了知事宣布延期的發言,說真的大家都很震驚,為了11月7號的開幕,所有業者已經團結一心地在準備,就在同時聽到了延期的發表,真的感到非常的失望。現在東京都政府連後續對策都沒有跟我們溝通。」

「現在大家都為了11月7號而努力,請一定按照既定日期開幕!」

但就在上周二小池知事參加日本記者俱樂部的會談時,似乎是針對這場她引起的風暴,作了以下發言。

「改革如果不會掀起漣漪的話,那就不是改革了。我要做的,就是掀起一場驚天巨浪。」

話說回來,延期這件事除了造成成本的巨大損失之外,會引起如此大的反彈,其實還有更深遠的來龍去脈。

築地市場的搬遷不是一時一刻的決定,事實上在開業近40年時(1972年),隨著進駐業者的數量與進貨量的增加,就已經有了類似的討論。

原本是預定將築地市場內的部分水產業者移轉到品川的大田市場去,將青果與加工品業者留在築地市場,藉以達到分流的目的。

但水產業者對此決定有非常大的反對,對於專跑築地市場這樣大型批發市場的運輸業者來說,大田市場所預定進駐的水產業者只有部份而已,還是有許多業者仍在築地市場,在築地送完貨後還得再跑到十幾公里外的大田市場去,根本無法實質達到分流的效果。

而對大田市場來說,占地範圍旁就是水鳥棲息地,為此還縮減了市場範圍,劃分為生態公園。對於保護環境來說是一件好事,但對市場規模而言,原本設定的160個店位卻因此被削減至100個,導致大田市場就舒緩築地市場的業者爆滿問題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

好吧,搬遷不成,那就想辦法重建更新築地市場吧!但要穿著衣服補衣服格外困難。

對於廠商來說,光是為了工程先暫停營業,然後將冷藏存貨移至別處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對於市府與市場公會來說,也得想辦法決定在工期中要縮減營業規模或是乾脆關門休息。不僅如此,在籌備期不斷飆升的整修預算,以及各方支付款項的比例討論上,大家也都吵翻了天。

到此時已是平成8年(1996年),整修計畫已經大改了6次,最終做成了「工程期縮短、工程預算縮減、維持市場基本運作」這樣要馬兒跑又要少吃草的完美計畫。想當然耳,過了兩年,整修計畫又失敗了,又回到了將市場遷移到別處的討論上。

可以看到在這20幾年的討論裏,現地整修與遷移別處的聲音互相角力,而預算、工期、與市場機能是最重大的考量要素。最後終於在平成11年(1999年),兩派爭論算是塵埃落地。

總結現地整修派的立論在於:

1.能夠活化並繼續利用市場周邊的都市機能。
2.築地市場的交通便利性無可取代。
3.希望能夠維持長年來市場的傳統地位。

但事實是,現地整修的工期估計將會花上20年以上的時間,在這段期間由於市場僅剩的空地不多,在進行大規模整地作業時,各業者沒有太多作為緩衝的設備暫存空間,勢必對市場機能會造成重大影響。

另外,整修的工程費也比進行搬遷來得巨大,如果整修是為了建設滿足未來數十年需求的新市場,則像是電子競價場或更新冷藏通運路線等各種新建物設計,都會令高額工程費預算更加膨脹。

而最重要的,先前提到的築地交通便利、周邊的都市機能、與悠久傳統帶來的觀光客,都會因為大型整修而進入的重型機具而變得更加混亂。而築地市場的內部材質構造,因為無數的小整修與過去建築方式的關係,已知有大量的石灰,如果進行整修工程,非常容易揚起粉塵,不但有施工上的危險,更容易導致市場內的漁獲汙染,這也令人擔心。

因此,就在第六次改進築地市場環境會議的2年後,2001年終於做成了最後結論:築地市場將進行完全移轉。舊有築地市場地將保留原來就可自由出入的「築地境外市場」(這裡有許多遊客喜愛的餐廳),並且建造紀念築地傳統的設施。

往後「日本的廚房」就要落腳在豊洲地區。而雖然花了40年才討論出結果,但這不代表爭議平息,此後才是重頭戲的開始——依然是場充滿爭吵、協調與官怒民怨的混亂戲碼。

終於要搬了新家,但新地方卻似乎無法令人安居樂業。

能夠容納舊築地市場所有業者的豊洲新市場預定地,40公頃的面積比築地市場(23公頃)幾乎快大了一倍,但問題是這塊地原本是東京瓦斯公司的土地,先前是作為製作瓦斯的工廠使用,工廠長年營運所產生的有害物質,已經污染了土壤與地下水。這些有害物質包含了氰化物、苯、砷、鉛、汞、六價鉻、與鎘,根本是現代工業污染的教科書。

誰都不想把家裡廚房蓋在工業汙染物上,更何況是代表日本的魚市場。因此從2010年開始,進行了對預定地的汙染調查與分析,研究報告顯示土地並沒有遭受大規模的高濃度汙染,垂直方向的汙染也沒有廣域擴張的現象。

東京都政府不但公開了所有的調查結果,還將預定地往下兩公尺的土壤全部挖除,另外回填了4.5公尺的乾淨土壤。連地也刨了,好像在地上蓋了一個海埔新生地一般,徹底地讓豊洲市場改頭換面。

但就在9月10號,日本共產黨黨團議員去調查豊洲市場的青果大樓地底,才發現原本宣稱作為地基的「乾淨土壤」根本不存在,最下層空空蕩蕩的,地面還有2公分的積水。雖然東京都辯解是大眾對建築設計圖有所誤解,原本就沒有設計大樓下會回填乾淨土壤。

這很明顯與先前市民的認知完全不同,但樓也蓋了,議員拍的實際照片也清清楚楚地顯示毫無所謂的「4.5公尺乾淨土壤」。小池知事對搬遷的突然變卦該不會是因為⋯⋯還有那2cm的積水是不是已經被有害物質汙染…就算都政府保證工業污染沒有擴散,市民對政府的不信感與憤怒就如火如荼地擴散開來。

而就在此新聞發表當日後數小時,小池知事當然立馬召開記者會救火。果然不祥的預感命中,搬遷延期就是來自這個問題。不只如此,小池還揭露了不只青果大樓,包括水產大樓等重要設施底下通通沒有回填乾淨土,而且原本從一開始就沒有回填的打算與設計。

這可不是及時雨救火,完全是提油救火。如此嚴重的瑕疵為什麼沒有在一開始就與市民溝通,知事也只是說了「不了解當時的主事者為什麼沒有公開正確的資訊,會找相關人士確認」。雖然小池上任不過是一月有餘,這樣的發言當然是實話實說,但看在已經等了四十年改善築地環境未果的廠商眼裡,會有像築地老大那樣的暴怒發言,絕不是無中生事。

而全體築地市場業者,這幾年來為了搬家這一天所做的投資與準備,在宣布延期,而現在最快要等到明年一月才會決定何時搬遷的狀況下,現在完全迷失了努力的方向。

雖然這件事真正的責任可能還得追查到前幾任東京知事,但小池就像一樣號稱現在是在「收爛攤」的柯文哲市長一般,兩位一樣有話就說、行事大膽、同樣被笑稱「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新晉市長,都陷入了政治生涯、政商關係與全市願景的重大危機中。

無怪乎日本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評論,小池知事現在「前進一步是地獄,退後一步也是地獄」,但築地市場相關的廠商、公會、以及八十年的日本廚房深遠傳統,現在也都站在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矛盾點上。隨時可能踏入地獄的,看來不只知事小池百合子而已。

Post Author: 龍貓大王

我喜愛電影,以科技營生,鍾情一切神秘的、幽暗的、曖昧的、不為人知的萬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